壶韵茶神最相宜

 公司新闻     |      2016-01-10

  茶为树叶之精,壶乃陶土之神。茶入壶中,天地为之精神,自然因之烟氲。

  山有高低,经纬海拔不同;树分乔灌,叶有大小之别。茶叶色分六种,白黄绿青红黑。新杯旧壶,各得其宜,交相辉映,风味别样。而以其性情论,又各各不同:白茶新嫩,黄茶闷骚,绿茶清秀,青茶跳脱,红茶含蓄,黑茶高古。多彩世界,各取所需。不同人生,趣向各异。

  茶不同,壶自然也要有所不同。壶各异,制壶之泥也需与之相配,所谓各花入各眼。

  白茶新嫩,清洁无瑕。喝白茶,壶宜用段泥中的白段泥,其所制之壶色泽浅黄近白,最是相配。壶茶相近,内外一色。而壶型适宜“乳丁”,清纯可人,富有相象空间。“龙旦”亭亭玉立,亦颇有青春气息,足以遐想。而茶,福鼎白茶当然很好,安吉白茶、溧阳白茶更得我心,鲜纯至善。

  黄茶以绿茶稍捂而成黄色,色彩小有躁动。喝黄茶,壶泥以段泥为妙,壶色泽新黄,与茶浑然一体。壶型以“西施”为妙。浣纱女子,美色绝世,稍一点拨,世界就此为之改变。握在掌中,天地在手。“如意”也别有深意。黄茶中“霍山黄芽”以为上佳,“缙云黄茶”当称后起之秀,赞美之词如约而至。

  绿茶清秀,也最大众。上接天堂,下接地气,大开大合,最为民众喜欢。制壶之泥用绿泥,壶型不论,大都相宜。“匏尊”能为大家接受。而“竹段”最是与自然色泽与文人气节相吻合。绿茶种类繁多,而“杭州龙井”“洞庭碧螺春”在绿茶中可称最好,既有身份,也有来历。江南名士,最是珍爱。

  青茶,绿叶红镶边,三分发酵,七分保留。一身而兼两色,自有一种跳脱的感觉,青涩未尽,老到初显,富有生命活力。制壶以紫泥为主,壶成青红,整体大气,小有不平。型以“蕴玉”为宜,一分沉稳,一分俏皮。或是“六方金钟”,似圆又方,寓意多多。而茶则以“安溪铁观音”“武夷大红袍”最负盛名,饮后周身有通透之感。

  红茶,虽是全部发酵,状若隐然,其意却又不是十分安分,如将要进入老年行列的中年人,其心还残有一丝不甘。壶泥以朱泥为好,红茶红壶,浑然一体。壶型“石瓢”不错,颇有年岁的沉淀。“供春”亦可,呈有新旧之间的挣扎。单看这两个名字,便有一点矛盾,既欲做石头之老状,又含思春之青涩。

  黑茶老古,是沉睡已久、富有生命力的茶叶,且有六十年老茶还可称宝之说。壶以乌泥为佳,纯黑纯自然,人老来也该这般。型以“束柴三友”为好。松竹梅可喻高寿,亦可美老者。“僧帽”也极是相合,还有什么比老僧入定比喻老来心静更妙呢。思茅普洱、安化黑茶,在黑茶中最是有名。便是昏夜,饮之不妨,照样安睡。

  出生江南,必为茶所浸泡,而又云游四方,所见自是可观。人在草木间,性喜茶,又邻阳羡居,自爱壶。壶是方寸天地,茶是日常所需,两者一结合,必有袖里乾坤,壶间日月。

  (诸雄潮)